• 设为首页 中国·石门
  • 他用生命写大爱-追记累倒在湖南石门县薛家村扶贫一线的河北老兵王新法
    作者:不详 来源:石门县扶贫开发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7日 浏览次数:597

    (一)

    二月仲春,湖南石门县南北镇薛家村六塔山上,红旗飘扬,野花盛开,新茶吐绿,一片欣欣向荣。

    然而,在这一年当中最美好的时节,在薛家村快速发展的节骨眼上,他们的名誉村主任王新法却永远的走了——时间定格在2017年2月23日下午三时许。

    80岁的老支书林昌义哭肿了双眼,“名誉村长,你太累了,现在回家了,可以好好休息了,我们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四年前,河北石家庄的退伍老兵王新法,千里迢迢来到薛家村义务驻村扶贫,花自己的钱,办别人的事,他为众乡亲办的实事,堆起来就是一座大山。

    在乡亲们的争相讲述中,我们追寻着王新法的脚步;在大家伤感的回忆中,我们追忆着名誉村长的大爱。

     

    (二)

    王新法早年参军,后来退伍转业到石家庄市公安局工作。临近退休之际,王新法联合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军人先后到云贵川等地考察贫困村,想展示共产党员、军人对共和国的忠诚和责任,帮助贫困山村脱贫奔小康。

    这期间,一位帮助过王新法的薛家村人老母亲病重,王新法就委托他的爱人孙景华赶赴薛家看望。回来后,孙景华对王新法谈到了薛家村山好水好,乡亲们也淳朴热情,但是条件不好,比较贫困。王新法听了,就萌生了去薛家村考察的念头。

    来到薛家村,王新法听到了68名红军烈士舍身跳崖的悲壮故事:80多年前,贺龙领导的驻守湘鄂西根据地的红四军被敌偷袭,一个连拼至弹尽粮绝,数十名红军最后退至薛家村六塔山“剪刀峡”绝壁顶上,舍身跳崖。当时的薛家村民在战后找到68具红军烈士遗体,偷偷掩埋在村里的5个地方。

    回到石家庄,王新法就对他的战友团队说,“综合考察下来,我觉得我们要去薛家村,那是一片红色热土,我们要把烈士遗骸集中安葬到六塔山上去,让乡亲们有个精神寄托。有了这种不怕牺牲、舍身奋斗的精神,就没有改变不了的贫穷面貌!”

    2013年7月,王新法正式退休,他回到了薛家村,称要驻村义务扶贫。乡亲们听了,都不相信。村支书覃遵彪回忆说,当时以为来了“骗子”,扶贫不是说着玩的,呆不了多久,这个叫“王新法”的人肯定会打道回府。

    在乡亲们怀疑的目光里,王新法不动声色地在村里忙活开了,自掏腰包为两位低保老人拉通生活用电,购置100盏节能灯泡30多台烤炉免费分发给困难家庭,走村入户摸底村情村貌,《薛家村关于建设生态旅游村和红色旅游村的构想》在1个多月后就新鲜出炉。

    当年底薛家村党支部换届,一个党员在大会上半是认真半是玩笑说到,王新法是个不安生的人,有头脑、点子多,按照他的设想,到时候我们有的事要做了,干脆趁现在他还没站稳脚跟,把他赶走算了。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大伙的响应,“是真扶贫,还是假把式,看看再说吧”。

    于是,王新法得以继续在薛家忙乎着,他做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自掏12余万元“请烈士回家”。

    63岁的老村支书王承梅回忆道,“当时名誉村长向村里提出‘请烈士回家’,消息传开后,我们都很感动,一个外乡人都能这么想,俺们本土人咋能不支持呢?!”一时间,全村老少齐上阵,一个星期就绣好了68面小型五星红旗,1个半月就义务开垦出了319亩荒山,村民们自发捐赠3000余株楠木、红豆杉、八月桂等树苗,村民郑子轩把自己在山顶的30亩茶园也无偿让了出来。

    2014年3月31日早上,六塔山上,几块巨大石头上镶嵌的“山河圆   祖国不会忘记”红字熠熠生辉,覆盖着五星红旗的68位烈士的遗骸集中安葬,乡亲们无不动容。

    “请烈士回家”活动的开展,让乡亲们对王新法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认为这是一个真来干事的人。紧接着4月,村委换届,全体村民一致表决王新法担任名誉村主任,大家都亲切地喊他“名誉村长”。

    搭借“请烈士回家”活动,王新法顺势动员村民把葬在田间地头的先人祖坟移葬到六塔山上,倡导村民逝世后统一安葬到山上,不要再葬于田间地头、路边屋后,“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同时,王新法倡导文明殡葬,不放鞭炮烧纸钱,不办酒席收礼金。

    六塔山,海拔1190米,还没硬化的盘山路崎岖难走,走上去都要花上两个小时,何况动祖坟惊动先人?!那时候,王新法做乡亲们的工作,不知跑了多少路、受了多少白眼、遭了多少骂,他都不在乎。这时,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单身汉申大红因病去世,因申大红生前贫穷,没有经济能力与其他村民进行礼尚往来,所以去世后没人给他抬棺送行,他80多岁的老母亲向村里提出把申大红“送上山”,村集体也没有钱,为难了。王新法当时就“发飙”了:“如果是这样,那么背我也要把他背上山去!背上山安葬后,我会扭头就离开这里,我的家人不会让我留在这样一个只认钱连一点乡情都没有的地方。”

    村支两委触动了,马上开村广播,“全村共产党员上”!

    结果,全村所有的37名共产党员来了,义务帮忙的村民也来了130多人,浩浩荡荡地送完了申大红的最后一程。

    王新法提振了薛家村的精气神,更给他们修了一条通往希望的路。

    去年11月,常德市经投公司看到薛家村生态人文环境好,决定在这里开发旅游产业。开发涉及到迁坟,从动员到迁坟,只用了19天,乡亲们共迁出祖先及其他亲人的遗骸71具,然后集中安葬在六塔山。

     

    (三)

    “俺活了63岁了,就没看到过有这样的人。”回忆起王新法在薛家的点点滴滴,安家片村民白梅芳满是伤感,“以前俺们这一片没有桥,出行极不方便,名誉村长说要修桥,他卷起铺盖,在俺家里一住就是20天,起早摸黑,真的是没日没夜啊。”

    就是凭着这么一种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精神,王新法在薛家修了5座桥。每修一座,他都自己学习设计图纸,搬砖打水泥。让人心疼的是,他从来不戴手套,一双手的老茧比石头都厚。村民们在他的影响下,纷纷义务出工出料,往往一座预计费用在20万元的桥,4、5万元就修了起来。

    薛家村6组水质含磷严重超标,村民饮水全靠老天下雨。以前村支两委也寻找过水源,不是太远,就是水质不好。王新法下定决心找到好水源。

    村委主任贺顺勇含着眼泪哽咽地说,“当时,名誉村长带着我们12个平均年龄达64岁的村民,不知翻过了多少座山、越过了多少道岭,好不容易在六塔山的半山腰找到一处山泉,把水引到村民家中。如今,村民喝上安全水了,他却走了……”

    2015年正月十五,王新法带着一帮人正式开工建设6组安全饮水工程。连续奋战25天,修起了2个蓄水量均为50立方米的蓄水池,铺设了5000多米长的输水管道,不仅全组20户村民饮上了洁净的山泉水,也解决了那一片上百亩茶园的灌溉问题。

    面对劈山修路可能遇到的不测,王新法带着村民们自发的在一份“生死状”上签字:如出现不测,由我自己负担,绝不给他人填责。十几枚血红的手印,是责任,是荣誉,是老百姓拳拳的信任。

    在修下河片村道时,一段公路要经过村民彭礼杰的苞谷地,苞谷还未成熟,他媳妇含着眼泪一一摘下,并且不要村里一分钱补偿。

    在村里做了几十年会计的71岁老人漆开义,因为没有退休金,村里给他办了低保,受王新法的精神感染,主动申请退低保,要把钱用到村里的脱贫事业上。

    …….

    村民王先鹏表示:“王村长带领老百姓发家致富、修路修桥,给老百姓带来很多好处。他让我们凝聚力得到增强,思想也得到彻底改变。以前凡事‘向钱看’,现在我们更多是向前看,感觉有奔头。”

     

    (四)

    基础设施有了改善,王新法又将目光盯向了茶叶产业。

    这里的百姓家家户户都种了茶叶,但因为茶的质量不高,卖不到好价钱,一亩茶园一年算下来纯收入不到2000块。王新法就跟村民说,只要你们愿意,他可以按一亩产茶50斤5000块钱的底价收购,一亩地超过一斤就多出一百块钱,但条件是,茶叶不能打农药,并且“四刀五刀茶”要改为“一刀茶”。可在村民们看来,不打农药,茶叶就很容易被虫子吃掉,原来茶叶一年能收割四五次,现在最多只能收割两次,觉得不划算。做了几轮工作,没有村民站出来。

    “最后名誉村长找上我,说我俩关系好,要我挑个头,拿出3亩茶园先做个试验,磨蹭了好久我才答应”,村民曾德平回忆道,有一次,他还向王新法发牢骚说,不打农药,自己拿着个扫帚一遍遍清扫着茶叶虫子,被别人讥笑像个“嘿宝”。王新法就跟他打气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更何况,你是党员,你不带头谁带头?!

    第二年,那3亩茶园高产丰收,按照约定,王新法给了曾德平7500元。效果立竿见影,村民们纷纷找上王新法,称愿意按他的想法来种收茶叶。王新法顺势成立了湖南薛家村(土家族)共同富裕合作社和茶叶专业合作社,与湖南一高校茶叶专家团队合作成立了湖南五行缘农业科技公司,注册了“名誉村长”茶叶商标,将专家的研究成果“功能茶系列”推向了市场。

    在王新法看来,茶叶可以铺就成为群众脱贫的致富路,茶园可以成为乡亲们的“绿色银行”。他生前的最后一条微信是2017年2月17日发的,内容就是宣传村里的重点脱贫产业——“功能茶系列之体茶”。

    薛家功能茶营销合作伙伴、美籍华人杨欣恒听闻王新法离世的消息,立刻从长沙赶到了薛家村,像个亲人一般处理着名誉村长的后事,他说,“这两年我与名誉村长打了不少交道,从生意关系很快就发展到了朋友关系、兄弟关系,他是个实在人,更是个大好人,我永远怀念他。”

     

    (五)

    王新法扎根深山扶贫帮困的消息传开后,昔日战友、现役军人、更多的陌生人纷纷加入到他的扶贫队伍中来。

    王新法为此专门组建了一个军人团队,同时他反复强调要在军人团队前面加上“与民共富”这个前缀。他经常说到,“我们成立这个团队的宗旨,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尽己所能,做一点有意义的事。”

    战友团队为王新法捐助了1辆长城越野车,以方便他跑上跑下;为薛家村捐赠了50台摄像机等物资,分发给村里儿童拍摄家乡的美,在村广播适时“曝光”村民的恶习陋行,引导村民践行村规民约、崇尚真善美。

    总参某部谢淼参谋也加入了薛家村与民共富军人团队,在2015年底退休后也来到了薛家村驻村帮扶。一年多来,她跟着王新法上下忙乎,切身感受到了扶贫不易,“虽然他是‘名誉村长’,但始终与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带着大家一起干,一忙起来真的是拼命三郎。“谢淼回忆,王新法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在与她谈建桥事宜,“时间不等人,来雨水是非常快的。”

    为了修起滚水桥,去年7月份,王新法就把家从薛家村与民共富军人团队指挥部搬到了安家片的简发成、唐志英夫妇家里居住。在他们家房屋前方百米处,有一所破烂的学校,早已经失修多年,王新法去年搬过来后,就开始对这所学校进行翻修,打算简单装修好了自己就搬进去住,这样不用打扰村民。

    “我本来是好意,担心现在初春时节,天气寒冷,索性在检修学校的时候就慢了一些,这样名誉村长就不会受冻。只是没想到,他再也没有机会住进去了。”说起学校装修的事情,简发成伤心不已。

    覃遵彪表示,“我们今年一定会把这座桥梁架上去,了却名誉村长的心愿,让他走好。”

    西藏武警总队医院主任医师、薛家村与民共富军人团队成员徐书真说,“我觉得王新法同志真的是把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渗到骨髓里面去了,真正是脚踏实地在做实事,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个纯粹的人。”

     

    (六)

    1月22日晚,王新法在“荷花品格•梅花精神”2016感动常德十大人物颁奖典礼上,回答了自己在薛家四年来的不忘初心:“为什么来湖南?为什么在薛家村?为什么又出钱又出力?因为我们是有信仰的共产党人,因为我们是忠诚于自己的祖国和人民的军人!”

    仅仅过了一个月,2月23日下午三时许,王新法因过度劳累,突发心肌梗塞倒地,再也没有醒过来。

    “燕人重义,一腔碧血肥湘土;楚天多情,满目红云载雄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张天夫在王新法挽联上如此写道。

    “你走了,你留给薛家村的力量是巨大的,你的身影是山一样的。从此,我们见到山,也就见到了你。”退伍军人、诗人杨拓夫如此悲哭。

    “铁骨铮铮一老兵,大善大爱菩萨心。扎根深山不图恩,山河圆里添忠魂。”湘北大鼓艺人刘杨喜如此说唱。

    …….

    王新法生前曾说过,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留在薛家村看到当地的老百姓富起来。他的归宿地成了亲人们最大的纠结。亲人们想让他叶落归根,而当地乡亲却苦苦挽留,要将他葬在六塔山上。最终,亲人们遵从王新法的遗愿,将他永远地留在薛家村,安葬在六塔山上。

    从石门县城到薛家村,全程129公里,灵车沿途所过乡镇,数千名干部群众自发夹道送行,“名誉村长一路走好”“王村长我们永远怀念您”横幅随处可见,场面悲壮,感天动地。

    六塔山上,葬礼现场,王新法的弟弟王书生再也抑制不住悲痛的情绪,跪倒在地嚎啕大哭,“大哥,你可以告慰了!这么多村民让我见证了你所做的一切,你值了!”

    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石门县委书记谭本仲说:“王新法的事迹让我们深受感动、深受教育,全县干部群众要以他为榜样,学习他信念坚定、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学习他无私奉献、鞠躬尽瘁的崇高精神,学习他心系群众、扶贫济困的为民情怀,举全县之力、集全民之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我县今年底贫困县摘帽。”

    王新法倒在了扶贫一线,但丰碑已树立在人民心中。